您的位置: 肥城信息网 > 健康

化妆师再揭电视购物广告造假过程

发布时间:2019-11-28 14:49:01

化妆师再揭电视购物广告造假过程

化妆师侯东峰做客会客厅

任静做客会客厅

侯东峰化妆前后对比

现场把美女变成丑女效果对比

央视频道《会客厅》9月7日播出节目《虚假广告炮制的背后》,以下为节目内容。

李小萌:您好观众朋友,欢迎走进《会客厅》。最近这段时间,我们打开电视常常可以看到一些电视购物广告,广告当中介绍的那些减肥、丰胸、去痘、去斑的产品非常吸引人,再加上广告那些当事人声泪俱下的倾诉,让你想不相信他似乎都有点难,而有一位化妆师站出来说,这里面所呈现出来的惊人的效果常常是通过化妆的手段造假造出来的。

2006年8月18日,时尚界化妆师侯东峰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布了一组自己的照片。通过化妆前和化妆后的对比,侯东峰现身说法揭露,那些曾经在电视购物广告中被吹得天花乱坠的美容产品,其所谓惊人效果不过都是一派谎言。

让侯东峰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一开口,瞬间在广告领域及普通消费者中掀起轩然大波,侯东锋博客的点击量也在几天之内由几万迅速窜升到30多万。

侯东峰行业揭丑,有人说他干了一件大好事,也有人说他为了赚取暴光率,不惜牺牲行业利益,不过,侯东峰的博克点击量依然节节攀升,假广告的后续效应还在继续产生,用侯东峰自己的话来说,他自己的确是捅了一个不小的篓子。

李小萌: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就是化妆师侯东峰,您好。

侯东峰:您好。

李小萌:用你的话说,这件事儿你是捅了篓子,捅了个什么样的篓子?

侯东峰:我觉得捅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篓子。至少给观众来说,给一些老百姓来说是件好事,但是给这些商家和一些化妆师来说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李小萌:但这个不管是作为化妆界来讲还是广告界来讲,似乎这是一种行规,或者说大家经常会这样操作,你把它的底兜出来,有没有有一点点显得不够仗义?

侯东峰:不,我认识的很多制片方、广告商也不会去接这种低劣的广告,一般大多数都找那种小的,非常小的制作班底去做,所以我想不会影响到我的圈子。

李小萌:你这次的揭密引起关注最重要就是让大家看到了照片,就是你前后的对比,我们也再看一下,完全像两个人一样。

侯东峰:对,因为这个片子,我跟很多媒体都说过了,我说我不针对品牌,我只针对这件事,所以我写的是东风牌,用我自己的名字去写的。

李小萌:这边这个痘痘的照片做了多长时间,这个样子。

侯东峰:五分钟吧。

李小萌:就搞定了?

侯东峰:对。

李小萌:好,我们再看看,这是关于胖瘦的,这用了什么样的技术就显得这么不一样?

侯东峰:只要懂电脑的人大多数都会,有一个photoshop软件功能,直接就可以拉胖拉瘦。

李小萌:还有呢?这个是化过妆的。

侯东峰:这面是化眼袋的。

李小萌:化了一个青的眼袋,把这个公布出来的时候,你的想法就是让大家了解一下?

侯东峰:其实公布这个博客就是想第一是调侃,第二就是给一些博友们看。

李小萌:刚才我们是看到你化好了以后的效果,能不能把这个过程让我们看一下?

侯东峰:没问题。

李小萌:现在我们请到一个模特,先告诉我们,我们现在这个模特皮肤这么好是她原本就这么好还是化出来的?

侯东峰:这个是原本就这么好。

李小萌:是一个皮肤很好的模特,我们现在要让她变得不好。

侯东峰:我们要把她毁成那个样子。

李小萌:好。我们就先从眼袋开始。她要长上眼袋,长上痘痘。

侯东峰:然后长上斑,然后再长上一个很大的疤痕灵的去疤的东西。

李小萌:委屈你了。

侯东峰:总共时间不会超过15分钟。

李小萌:一个美女就要变成丑女了。

侯东峰:我们来化眼袋。因为我们中国人,亚洲人都有眼袋,只要是亚洲血统的,都会鼓起来一点,只有欧美人眼睛是往里面凹的,所以是不会有眼袋的,俄罗斯那边的人会有一些有眼袋。因为只要人一笑,眼轮眨肌就会鼓出来,然后用阴影,化妆的阴暗调节手法,把它大概再加深一点。

李小萌:你跟我们化妆正相反,我们是要把这部分直接化得颜色浅一点,白一点,让眼袋不明显。

侯东峰:对。

李小萌:一下变得三天三夜没睡觉了。

侯东峰:好了。

李小萌:来,让我看看。

侯东峰:我们看这个眼袋用多长时间,一分钟都没有。

李小萌:老了十岁,生活方式很不健康。

侯东峰:这一看就是经常熬夜,再加一点黑眼圈。这是眼袋。我们来化痘痘。

李小萌:好,最想看的就是痘痘了。

李小萌:这是什么?

侯东峰:肤蜡,它是影视化妆品的一种。我们常看到,包括一些古装片,还有一些神话片,用到那些东西居多。

李小萌:其实就是戏剧化妆用的东西用到了广告当中。

侯东峰:对。这就是做痘痘和疤痕的。

李小萌:其实做痘痘,做皱纹是不是都可以?

侯东峰:做皱纹不是用这个,做皱纹是用胶。你觉得我们做多少个够?

李小萌:做一百个呗。

侯东峰:那得到下一期都做不完。

李小萌:怎么样显得她很自然,很像,她确实长痘痘,因为痘痘可能会这儿长一个,那儿长一个。

侯东峰:对,我们就做五六个,做五六个比较严重的。

李小萌:以后大家对你的印象就是化痘痘那个化妆师。

侯东峰:对,实际上我在行业里很有名的,但是闹得现在我在行业里都知道我是化痘痘的了,不知道我曾经给很多包括国际上的、港台的那些艺人化妆。

李小萌:如果有类似这样的产品的厂家出特别高的价钱请你帮他们化,你会不会接?

侯东峰:说实话,现在估计也不会有厂家找我去干这种事儿。

李小萌:找了你把人家的秘密都说出来。

侯东峰:对。

李小萌:就你的了解,通过这样的广告去买产品的消费者多吗?

侯东峰:特别多,而且在我的博客里给我留言的人都说,看了我的演示以后不会再去买了。而且八百多留言,有一半人都说曾经上过当。我们接下来上颜色。

李小萌:好。可怜的模特。这个痘破了,特别像一个破了的痘痘。

侯东峰:这就是那种所谓的比较严重的痘痘。

李小萌:我觉得化得分布有点均匀,不够真实。

侯东峰:因为录节目的原因,要快一点,怕耽误大家时间。基本上就做这几个吧,要再做多一点会更像。

李小萌:像吗?我看看。判若两人。痘痘就这样,还要化斑。

侯东峰:斑。

李小萌:这已经有点像长斑了。

侯东峰:就变严重一点。斑也是因为有生理结构的,所以长的位置居多都是两颊。

李小萌:就是一点色彩就行了。

侯东峰:对。其实这种妆真的很简单,跟我们化漂亮是反着来就可以了。

李小萌:关键就是像吗,位置、颜色、质感。一般化妆师接拍这么一个广告能挣多少钱?

侯东峰:以前我接的时候不太贵,因为那时候其实行业都这样,越有名越值钱,原来我接一个也就千把块钱,现在我也没接过,但是如果让我接我估计得很贵。

李小萌:按痘痘的个数算,一个一千。

侯东峰:那还不至于。几千块钱一天,这只是让你肤色不均匀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李小萌:一个奇怪的美女,还有一个疤痕。

侯东峰:疤痕。

李小萌:凡是做纹理的就要用这个肤蜡,凸起,在那儿长呢?

侯东峰:您给个意见。

李小萌:脑门吧。

侯东峰:脑门长一般都是这孩子特别不听话。

李小萌:淘气。

侯东峰:您那面还是我这面?

李小萌:我这边。想长那儿长那儿,真好。

侯东峰:对。我们再上颜色。

李小萌:真挺像的,小时候磕到那儿了,爬树掉下来了。头上有一个疤痕可能还磕傻了,不光磕丑了。

侯东峰:这样的女孩我是不会要的。一个疤就做完了。

李小萌:这个疤做得真像。

侯东峰:而且磕得有点狠,要翻出来,长了疤。

李小萌:好,我们让观众好好看看现在这个漂亮的满脸是痘又是斑又是疤的美女。拍张照片留作纪念,难得。刚才我们演示的是皮肤上的问题,几分钟判若两人了,还有一些广告产品,还有什么可以让我们感觉到它的虚假?

侯东峰:增高、减肥、丰胸。

李小萌:增高有什么办法?其实增高最容易表现了。

侯东峰:增高除了拍摄手法,还有一种拍法就是给老百姓最最真实的,就是跟建筑物比,然后说你看他到建筑物的那里那里,服用了什么什么之后,他比之前的建筑物要高多少。

李小萌:这是怎么回事?

侯东峰:很简单,换双鞋就可以了,换双增高鞋。

李小萌:那看得出来吧观众。哦,一样的鞋,里边垫起来。

侯东峰:对。

李小萌:这是增高。还有什么?

侯东峰:丰胸,丰胸居多的就是拍摄手法,开始拍的时候胸是开的,是平的,但是拍的时候一挤压或者是趴在床上,让镜头从衣服缝看过去,看着很大。

从2001年来到北京,侯东峰进入化妆领域也不过才五年。起初因为生活的艰难与所迫,他曾经接受过电视购物广告的化妆工作。

在行业打拼多年后,如今的侯东峰在行业内已经算得上是颇有成就,在美国百老汇经典音乐剧《猫》中,他是中方唯一化妆师,而在美国迪士尼100周年世界巡演上,他也是中方特约造型师代表。

当年为生活所迫接受电视购物广告化妆的事情好像早已经成了遥远的过去,自己和同行们是否要为曾经被利用作造假工具承担些什么,也在忙碌当中被有意无意的忽略,对于早已经是行业内司空见惯的事情,他也一直保持着沉默。

但是,终于有一天,在他的博客上,他说:实在有些忍无可忍!现在的虚假广告太多!

李小萌:知道这种内幕,你应该知道很长时间了吧?

侯东峰:是,很多年都知道,因为以前也化过。

李小萌:为什么到现在想起来把它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侯东峰:一直以来电视购物中的虚假广告是干扰我们的眼球,我在这个行业里做这么多年,很多朋友动不动就说去痘的好使吗,去眼袋的好使吗,我就告诉他,骗人的,没什么太大用,然后他说,那人家电视上拍的那样,我说那样的我都能化,然后我很快给自己化了以后,朋友带着相机就拍了下来,然后我用电脑再大概做一做,给他们一看,他们就觉得很惊奇。最后这组片子全在我的电脑里,我没有想过去把它弄成博客。前段时间电视购物上不是有一个甩脂的机器吗,因为我现在比以前胖了,我妈老催我减肥,我觉得使劲甩的那个东西肯定有效,结果我们家有亲戚买了,我们家亲戚买了以后,没过几天他就知道是假的了,也没敢用,怕把自己身体弄坏了,然后我出于给我亲戚和一些博友们警示,就写在我博客里。

李小萌:这件事儿出来之后,你周围的朋友、家里人对你有没有担心?

侯东峰:我妈天天给我打。

侯东峰:我妈说你还不如回来待段时间呢。

李小萌:让你躲躲风头是吗?

侯东峰:对。她担心有人报复。

李小萌:如果有人报复,你觉得是厂家还是广告商?可能那个会更严重一点?

侯东峰:那肯定是厂家。

李小萌:你现在觉得你做了一件什么样的事儿?

侯东峰:最起码我认为是对的,保护了消费者的利益。

李小萌:有没有因为这件事儿有更多的人请你去给他们化妆?

侯东峰:有,而且还有厂家找我代言的。

李小萌:请你代言,因为你建立了一个诚信的形象是吗?

侯东峰:对,但是它是个去斑的产品,我没有答应。

李小萌:你为什么不答应?

侯东峰:我首先对他们的产品质量我没有鉴定。

李小萌:其实他找你做这个广告,在一定程度上觉得你是一个公众人物了,因为公众知道你的一些背景,对你这张脸也熟悉,作为公众人物接拍这样的广告,应该怎么做比较正确呢?

侯东峰:我觉得首先,先去看它的三证,产品质量合格证等等,然后你觉得这些证件比较齐全,它的拍摄内容是什么,有没有像广电部不允许的画面,当那些齐全了以后,你再去接拍这些广告,对消费者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李小萌:如果给很高的出场费,而拍了之后不见得会穿帮,为什么不接呢?

侯东峰:我觉得还是关键在于个人,应该是个人。

李小萌:你的立场和观点是怎么样的呢?就像刚才说的去斑广告请你,假如说他给的是十万块,如果是一百万或者是五百万,你还能拒绝吗?

侯东峰:有点悬。

李小萌:谢谢你说实话。

几乎就在侯东峰揭假的同时,媒体报道的相关揭假事件也层出不穷,不久前,有媒体站出来对电视购物丰胸产品波丽宝进行了炮轰;曾经喧嚣一时的“斯泺雅”干细胞减肥针剂在不久前遭到曝光;几天前,杭州一位着名广播电台的主持人也出来公开揭露,医药广告中所谓的专家和打进的热心观众都是找的托。

那么,面对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广告,面对层出不穷虚假广告的曝光,消费者到底该如何是好?

李小萌:虚假广告究竟对消费者造成什么样的误导,什么样的广告算作是虚假广告,演播室回来,我们请到的是中国消费者协会商品服务监督部主任任静,欢迎你。你们最近对于广告在公众心目当中的信任度做了一个调查,我们先来看看这个调查结果。很不信任的占46.4%,将近50%,这样一个调查结果说明什么呢?

任 静:我们这个调查说明了从调查数据上来说,有六成多的消费者,参加投票的人都表示对现在的商业广告表示极不信任或者是不信任,这样我觉得是一个挺悲哀的事情。从统计数据来看,咱们国家的广告业规模已经位居世界第五,这么大一个广告市场,可是它的受众并不相信它,我觉得这对广告业来说的确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

李小萌:公众对广告信任度这么低是广告厂家的问题还是产品厂家的问题?

任 静:对于发布广告来说,首先有广告主,我想现在虚假违法广告这么多,主要的人是广告主,还有制作广告的比如说广告公司、广告从业者,还有一块就是发布广告的媒体。应该说虚假违法广告的三个把关,进入市场之前应该首先由这三家来把关,现在看来这三道关可以说是几乎不存在的。

李小萌:像节目前面我们介绍的这位化妆师,消协对他是怎么评价的?

任 静:我觉得他挺勇敢的,起码又一次证实了很多广告就是用这种手段来造假的,给消费者又提了一次醒。

李小萌:不管怎么说,现在公众还是可以接触到很多广告,有的是虚假广告,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教给公众去判断,像这样的广告很可能是假的?

任 静:现在虚假广告的重灾区,医疗、药品、保健食品、美容,还有化妆品,我觉得其实也比较简单。首先大家不要相信所谓的宣传神奇疗效,攻克了世界医学难关;第二,像药品已经规定了不能宣传它的疗效、有效期,像保健食品它就是食品,就是改善你身体的一些亚健康的状况,不能作为药品来吃,不能治病,也不能说能够治愈率有多少,不能宣传疗效,如果宣传了,那就是虚假违法的广告。比如化妆品的广告就不能用一些消费者的形象来做证明。

李小萌:像我们看到那些说,我是谁谁谁,我用了这个之后觉得特别好用,这都是属于不符合规定的对吗?

任 静:对,这是不符合规定的,对于化妆品的广告不允许用消费者的形象来做一些证明,像医疗的广告也是,不能用一些患者的形象来做证明,证明我用了这个药以后病治好了,有多好的效果,类似这样的都是不允许的。

李小萌:如果消费者确实用了这个产品,自己的情况变好了,这样说处理有什么不好呢?有什么误导的可能性呢?

任 静:那也不允许,因为这个有各地差异,按照《广告法》的规定,是不允许用这种手段来做的。还有就是宣传,我现在是突破了科技的最最前沿的难题,用这种绝对化的语言,一定是最佳、有特效等等这种绝对化的语言也是不允许的。

李小萌:美容类的产品我们最常看到的就是前后效果的对比,这种对比符不符合规定?

任 静:也是不符合规定的。

李小萌:就不能有这样对比的画面出现?

任 静:对。化妆品的广告是不允许用这种患者的形象、消费者的形象进行对比宣传的。

李小萌:如果是名人,他愿意牺牲自己的形象,说我以前长斑时候是什么样,现在好了是什么样,这样的做法呢?

任 静:名人也是普通的消费者,名人相当于用自己的名义来替这些产品做担保,其实是得不偿失的,很多消费者对他的这种行为都非常反感。

李小萌:还有一种电视广告,我们看到它拍得很真实,像是一个事件或者像是一个现场,这样的方式又是怎么样的?

任 静:这就相当于广告法所禁止的用的手段来进行广告,就是软广告,比如7月份广电总局和工商总局刚刚禁止的,在电视购物栏目中播增高的、美容的、减肥的、丰胸的,还有医疗的这种栏目,这是被禁止的,在很多不明就理的消费者看来,它是一个栏目,很多消费者就非常相信它的真实性,但实际上对这个栏目的操作过程中,有很多电视台就是把它当作广告栏目来制作的。

李小萌:另外我觉得现在这些虚假广告,除了诱惑消费者去消费之外,还传达很不好的一些社会价值观,比如说那些丰胸的或者美容的广告,说我以前不好的时候,男朋友也把我抛弃了,现在又回到我身边,这种潜在意识的诱导其实伤害也是挺大的。

任 静:对,作为我们媒体传递的应该是高尚的文化、健康的文化,这些广告传递的反而是一种庸俗的东西,的确挺邻人反感。我有一个朋友的小孩刚刚五岁,我们都知道小孩都特别喜欢看广告,可是现在可能因为听大人说得比较多了,一看广告小孩就说是假的,骗人的,所以我听到这个以后,心里其实挺沉重的,我觉得电视应该传播的是一些很美好的东西,那么小的孩子都不太相信,不相信电视上说的一些东西,我觉得这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挺值得深思的。

李小萌:现在虚假广告多,公众对虚假广告,对整个广告的诚信度都不够,伤害到了什么呢?

任 静:首先伤害到消费者的利益,像医疗的这种广告现在也非常多,特别是一些专科医院,现在很多人对一些在大医院没法治愈的疾病,可以说是医学上的一些难题,咱们到上去搜索一下,类似这种疑难病的诊治中心,某某疑难病研究中心,这样的专科医院非常多,很多消费者就通过一些报纸、电视或者是上的广告,他因为求医心切,病急乱投医,抱着一线希望去了。这些广告的承诺也非常非常诱人,比如说有一位老大爷,他老伴得了十年糖尿病,这个糖尿病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眼睛视力严重受损,得了比较严重的白内障,虽然经过手术以后还是没有见好,他心里也很难过,为了提高生活质量,他总是抱着一线希望,看到一个电视医疗广告,说是一个名医诊治中心可以治白内障,已经攻克了治白内障的医学难关,八天一个疗程,完全就可以治好,不打针,不开刀,不用吃药,非常好。老头就去了,去了以后就交了四千多块钱的费用,后来实际上经过了八天的治疗,眼睛视力也没有任何好转,当时承诺还可以签一个医患协议,如果将来复发或者是治不好,医院要承担什么什么,但是钱已经交给他了,他就这时候也不给你退了,就开始骗你了,如果是签这个协议,你再交五千块钱,我再做一个疗程。

李小萌:就被套住了。

任 静:对,被套住了,而且后来还进行推广,如果你再介绍一个病人来,每介绍一个病人给你二百元钱提成,其它的各项收费还有10%的提成,纯粹就是一种变相的传销手段了。

李小萌:你们有没有统计,就拿今年上半年来讲,因为虚假广告而来投诉的消费者比例大不大?

任 静:今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系统,我们统计了一下,由于虚假广告来投诉的大概是五千多件。

李小萌:其它的投诉当中占的比重大不大?

任 静:这个比例跟去年同期比是下降的,北京市有一个新的投诉的统计分析,是刚刚发出来的,今年上半年,关于丰胸产品,丰胸服务的投诉已经上升了20%多,是比较高的。

李小萌:这种下降和上升说明什么?

任 静:说明在某些领域,像健康、美容,关注人体健康还有美容这方面的一些投诉,由于消费者关注的比较多,这个市场相对也不够规范,所以投诉量是增加的。

李小萌:作为消协来讲呢?有什么能做的吗,具体的。

任 静:作为消费者协会,发现消费者反映这些问题,搜集消费者反映的问题,然后把这些信息提炼出来,我们提出一些消费警示,能提醒消费者不再上当受骗。

西宁手机网
旅游规划
旅游趣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