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肥城信息网 > 科技

典坟 84.第八十四章 隐支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4:14

典坟 84.第八十四章 隐支

江丰第二天早早的就去了五太爷那儿,他没有在家,肯定是一夜没有回来,江丰就知道出事了。

他给江南打,说五太爷不见了,江南竟然屁话没说,把挂了,这是什么意思?江丰有点火,你是主事,这些情事你不管?

江丰去古城,他不想去,但是还是去了,他刚进去,赵字号的一个人跑过来。

“江主事,我家主事找你。”

江丰一愣。

“我不是主事。”

“噢,我们主事找您,希望您能给个面子。”

江丰锁着眉头,他不是主事了,赵字号的主事找江丰,什么事呢?

他还是过去了,更多的是担心江家的事情。

他进赵主事的房间。赵主事竟然把酒摆好了。

“江主事,我算好了,你今天会到,三天前。”

“我先声明一下,我不是主事了。”

“噢,江丰,我们就当是朋友,坐下一起喝点。”

江丰知道,赵字号找人,预事,都很厉害。

“赵主事,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没有事情,我觉得我们能做朋友,就坐下来一起喝一杯。”

看来赵主事是有事情,需要慢慢的来说。

他们喝到一半的时候,赵主事说。

“就江南的行为,我很是不高兴

典坟  84.第八十四章 隐支

,没有大气……”

“对不起,我不想说这事,你也知道我出姓了,今天我来是找人来了。”

“噢,那不说了。”

那天赵主事到底想说什么,他不知道,反正后来说是瞎聊一气。

他从赵主事那儿出来,想去五太爷的家里,竟然看到了江南,江南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就走了。

江丰心里是乱七八糟的,他再去五太爷那儿,竟然还没有回来,他真的有点着急了。

不管怎么样,他和五太爷处的很不错。

江丰给江宜打了,此刻,他不知道要给谁打,江宜说。

“江丰,你放心,没事,五太爷办事靠谱。”

江宜虽然这样说,江丰还是不安,他等着,告诉希月今天就在五太爷这儿等着。

半天,五太爷被人推回来,他站起来,问。

“你去什么地方了?也不带?”

“我没事。”

五太爷的脸色是不太好,他再有再追问什么,他让五太爷睡了,自己也睡在另一个房间。

早晨起来,给五太爷吃过早饭。

“五太爷,干什么去了?”

“唉,江家麻烦事就要来了,江南竟然干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什么?”

“他跟林木合作,要弄肇洁的骨头,守陵人的骨头不是那么好弄的,就是你给了林木,他拿到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肇义仁都是空墓,肇洁能不知道吗?”

江丰是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怎么样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

“林木答应江南一件事,什么事情不知道,反正是很麻烦。”

“希池没有人能进去。”

“对,事实上是这样,但是有人能进去,我这两天一直跟林木在一起,我想说服他,可是根本就不行,而且江南搅进来了。”

“江南会有什么办法?”

“你没发现江南身后有一个人吗?有一个人在支持他,在暗中,到底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我没发现。”

“如果没人支持江南,他虽然是一个教授,恐怕对于江家的事情是摆不平的,就这些太爷们就要了他的命了。”

“谁?”

“也是江家的人,但是这个人从来没有在江南露过面儿,江家会有隐人,就是说,这个人从来不露面,不只是族里的人不知道,外人更不知道,这就是想保存着,万一族里有大灾难,留下来一支发展,这一支我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这么一支的存在。”

江丰这件事是知道的,听过父亲讲过,隐支,保存着这个族的发展,有灾了,外人是不知道的,保留下来,赵字号也是这样。

“这一支有多少人?”

“不知道,我当主事的时候,本应该是知道的,但是我接过主事的时候,原来的主事就死掉了,我就不知道这个隐支了,这个只有老主事知道,这是规矩,但是,江南是怎么找他的这个隐支的,我不清楚。”

江丰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隐支支持江南也是对的,他是主事。”

“事情原本没有那么简单,我告诉你,隐支能联系上江南,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他能答应林木,那么来讲,他就是有能进希池的能力,所以这点你要小心。”

“五太爷,我看到影子了,但是没有人。”

“这很正常,那是林木,你对林木不了解,我跟他是朋友,多少年了,他可以做到很多你理解不了的事情,他影子去你那儿,让你看到了,那是告诉你,他不是好招惹的。”

“我没招惹他,而是他招惹的我。”

“他就是要肇洁的骨头,守陵人之骨,也许这骨头将成为中国最后的一个守陵人之骨,以后就是难找到,他到底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江丰锁着眉头,他真的就想不明白了。

江丰回家,希月坐在屋子里看电视。

“哥,我看到影子了。”

江丰一愣。

“没事,不用害怕,那是林木的影子。”

“我想不明白,这怎么办到的?”

“林木是烧死人的,一个炼化师,有着怎么样的诡异,我也不清楚,不过你放心,他不会害我们的,只是想要肇洁的骨头,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说,有人能进希池。”

希月一愣,然后眼睛盯着电视不话,她在想什么,江丰不知道。

他要等着希月说话。

“确实是,希池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希家跟江家有过交往,隐支是可以进去的。”

江丰的汗就下来了。

“江南跟隐支有联系。”

希月一愣。

“江家的隐支已经失去了联系,怎么可能呢?从五太爷那儿失去联系的,隐支只对主事,这怎么可能呢?”

“五太爷也奇怪这件事,他接过主事的时候,上任没有交待隐支的事情就死掉了,隐支是不入家史的,不写不画,江南是怎么联系上的不知道,除非是隐支联系江南,我担心的就是,那是假的。”

“就我知道,江家的隐支是不要主动联系的,一断就断了,永远的没人知道。”

江丰有点发慒了,看来江家真的是有灾有祸了,五太爷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宝鸡治疗宫颈炎费用
济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苏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口碑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的电话号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