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肥城信息网 > 星座

残天魔帝 第四十八章 第九魂狱

发布时间:2019-09-25 12:48:18

残天魔帝 第四十八章 第九魂狱

河面无风,剑惊虹脚下轻轻用力,一股红色劲气如水波般从舟头流到舟尾,顿时小舟像是有了动力,开始加速。

“你心中有想法了?”杨残轻问道。

“既然你我相遇,那我便给你一段机缘,你根基不稳,今晚我便用雷霆帮你洗礼肉身,巩固你的根基,但同时我也会在你体内留下一道分身印记,若是今后你被魔化,这道印记便会在第一时间显化,在你未完全成魔之前将你击杀。”

剑惊虹剑眉不展,眼中有着些许无奈,一想到将来要亲手解决恩人的后辈,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不情愿,但是却没有其他选择,他不可能眼看杨残将来为祸苍生。

杨残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点头,从剑惊虹眼中,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应该真的没机会逆转魔路,恢复成常人了,正真成魔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成魔之日,便是自己陨落之时,这好比一个魔咒,重重的压在杨残心头。

“我……大概还剩余多少时间?”他忍不住发问。

“这完全看你自身的造化,按照惯例,你们族人体内的魔魂在每次渡劫时都可能被唤醒,你们大部分族人都能成功度过储道天劫,但是十之**的族人都在进阶王者的雷劫中陨落,即便成功,九成九的都已成魔。”

“也就是说,只要不渡劫,我就可以一直活下去?”杨残问道。

“那是你们族人,不是你,你体内的魔魂已经被唤醒了,只不过被我用手段封印,让其从新进入沉睡状态,但若是再遇上雷劫或者其他外界召唤,魔魂便会冲破封印从新苏醒,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存活几率还不如其他族人,储道天劫都可能就是你的终点。”剑惊虹解释道。

“若是不然,大不了我放弃修炼好了,出去后安稳的过日子。”半响后,杨残勉强一笑,自我安慰。

“你已经没有选择了,练灵境界本来就是开发肉身潜能,打通身子各路经脉,在你昨夜成魔之时,肉身一次次被天雷轰碎而后重组,这本来就是一种肉身磨练与潜能激发,若是以外界的实力而论,你已经是练灵九段巅峰,离储道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遥,储道天劫随时会降临。”剑惊虹道。

杨残愕然,前后不到一天的时间自己就跨越了两大境界,真是不可思议,但想想他有释然了,就昨夜那恐怖的雷劫,一次次将他肉身轰成碎渣,恐怖的一塌糊涂,连身子都差点没了,打通许多经脉也实属于正常。

虽然心中有些庆幸,但是杨残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这对于他来说……或许不是个好消息。

“呵……”

他自嘲一笑,没想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居然想到了退却,甚至还说什么不渡劫不修炼,这还是不服输的自己吗?还是想靠自己努力改变命运的自己吗?

似看穿了杨残心思,剑惊虹叹道:“你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你还算平静,要是一般人,估计现在都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或许吧!”杨残脸上浮现一抹释然,又道:“想起过去的种种经历之后,我突然间不迷茫了,还是做那个不服输、不言败、不气馁的自己感觉比较踏实,魔纵然可怕,但不代表我一定失败,我依然有机会成功。”杨残变得自信起来。

看着杨残坚毅的神情,剑惊虹英俊的脸上浮现一抹赞许的笑容,不自觉间心头也轻松了,在杨残身上他看到了希望。

迎面吹着河风,杨残站立起来,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上了另一套衣服,他记得自己度魔劫时候衣服都被轰成灰了,现在身上的这套衣服原本是在他戒指中啊,怎么会穿在自己身上?

“这衣服是你在我戒指里取出来帮我穿上的?”杨残难以置信的问道,他试着打开戒指,然而手上的戒指根本没有反应。

“区区一枚戒指还难不倒我。”剑惊虹看着头发凌乱面容焦黑的杨残,继续道:“下去洗洗吧,这息魂河的水可以平复神魂,特别是你体内的魔魂,多泡泡这河水对你有着不少好处。”

闻言,杨残在身上东摸西摸的,发现满身都是污秽之物,隐隐还有刺鼻的臭味儿

残天魔帝  第四十八章 第九魂狱

,让人作恶。他也不脱衣服,直接“噗通”一声跳进了河里,溅起大朵浪花,清洗半响才上船。

不得不说,息魂水很不一般,杨残此时感觉一身轻松自在,完全没有了乱思杂绪,真个人神采奕奕。

没多久,前方出现黑压压的一片大船,能上千数,全都巨大无比,静静的停在河边。

经剑惊虹解释杨残才了解到,原来魂尸就是那些被挂在树上的尸骸,被挑选出来的尸骸在息魂河上“息魂”后,就变成了情绪稳定的魂尸,而这些船只便是运送魂尸渡河的工具。

杨残恍悟,先前他曾看到万千魂兵过境,跟在魂兵后面的那些魂尸明显与树上的尸骸不一样,原来是经过了息魂河的缘故。

不多久之后,剑惊虹与杨残靠岸,向着一个神秘的方向走去,杨残好奇之下得知,原来剑惊虹要去的地方便是传说中弥天大魔的封印之地。

对于弥天大魔杨残早已熟知,于六百多年前率领魔众从这片天地逃出,屠戮了当时鼎盛无比的万魔宗群众,除却肖皇外几乎无人生还,实力恐怖至极。

只是杨残不解,弥天大魔都已经逃离这片天地,剑惊虹有为何还要前往?他好奇的发问,但剑惊虹却是不答,似乎是想去印征什么。

一路上,风草萋萋,花絮飘荡,杨残紧跟在剑惊虹身后,问了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问题,剑惊虹选择性回答,让他了解到了不少。

原来,这里是“第九魂狱”,来历不明,只知道有着极其辉煌的过去,一千年前遭遇了极大的毁灭,强者尽数陨落,这个世界开始凋零,近乎从头开始发展,时至今日才有这番景象。

但尽管如此,相对以前的繁盛而言依然相差了一大截,那个时候君上以上的强者比比皆是,君王更是数见不鲜,而如今偌大的整个魂狱也都只有两名君王统治。

但据剑惊虹所言,这弱势的假象下有着极大的阴谋,两大君王苦心栽培无边无际的断魂树,为的就是将外界进入这个世界的人原本的意识与魂念磨灭,制造成没有自主能力的魂尸,等待着那些未灭之魂入主,以此方法来增加魂兵――这个世界的唯一居民。

当杨残知道这消息时也是大吃一惊,第九魂狱似乎就是一个广袤的军事培训基地,为的就是压制外界的来着,并将其制造为魂兵,至于制造这些魂兵的意图与目的,就连生活在这里六百多年的剑惊虹也尚未调查清楚,很神秘。

两人边走边谈,不自觉间到了一片群山起伏的地域,这些山很奇特,恍若透明的水晶做成,颜色各异,在天空七彩光的映照下绚烂无比,斑斓的光束交汇,如彩虹横空,将这里显得神圣而祥和。

但是,仙雾一般的光彩下,杨残发现,这里地面凌乱的铺着着许多透明的山石,再往这些山上一看,赫然发现这里的许多山都只有半截,像是从内部炸开一样,断截出参差不齐。

继续往里面走,这些断裂的山体更是密密麻麻,最后在一座将断的山体前剑惊虹与杨残停下。

在其中,他们发现一具已经断气的尸体,这具尸体面容畸形扭曲,血色发丝还在飘舞,但却就这样被封印在山体之中,直到死亡。

继续前进,杨残和剑惊虹也陆续发现这样的尸体。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魔会被封印在这些如晶石般的山体之中,两大君王又为何这样做?”杨残好奇。

剑惊虹慢步走在前方,他一身艳红,在这样七彩琉璃的山谷间更加出尘,英朗俊武的面庞与彩光交映,多了一分神圣的气质。

并且杨残发现,自从到了这里后,剑惊虹话语变少了,真个人像是在捕捉道则,又似乎在聆听些什么,最后彷如与道合一,一步一行都充满了难以言表的道韵。

“你知道第九魂狱为什么分昼夜吗?”他边走边说道。

杨残摇头,他还真不知道为什么,第九魂狱白天虽然很美,犹如仙境,但是却不见生灵,美丽中死寂沉沉,不知何故。

“第九魂狱的统治者他们想要的不仅仅是把外界的人变成魂尸,他们更想要体格强健驱壳,有了强壮的体魄,再入主实力相应的新魂后实力将能完全得到体现,不至于有束手脚,而白昼便是他们培养体魄强健的驱壳的时间,那些你看似生机勃勃的植物以及花蕾,事实上只是一种产生炼体强魄物质的工具而已。”剑惊虹解释道。

杨残嘴巴微张,对那些原本喜爱的植物现在没多少好感了。

“可是现在是白天,为什么见不到那些他们培养的‘驱壳’呢?”杨残感觉很奇怪。

剑惊虹走在前方没有停下,只是微微回头,眼前血发轻轻飘荡在耳边延至身后。

“你见过那些雕像吗?”他留下这样一句话。

雕像?杨残恍然大悟。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位置在哪里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那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那里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那条路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那个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